詹姆斯·B·雅科布斯:犯罪記錄是公共事務嗎

——美國和西班牙的比較法研究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58 次 更新時間:2019-11-13 07:22:46

進入專題: 法庭記錄     犯罪記錄     信息隱私  

詹姆斯·B·雅科布斯  

   內容提要:如果被公開,犯罪記錄將成為制約被定罪者的就業及其他機會的終生污名。包括西班牙在內的歐洲國家在承認個人信息隱私權和限制累犯的社會利益的同時,還嚴格控制個人犯罪前科信息的傳播。相比之下,根據其對于審判程序公開、言論自由和個人自我防衛權的國家義務,美國則允許(甚至推動)廣泛傳播個人的犯罪前科信息。關于美國和西班牙在公眾獲取個人刑事犯罪前科信息政策上所體現出的深刻差異的比較研究,能揭示出兩國所持政策背后的文化觀和法律觀,以及兩國在試圖調和此類政策同其他社會—政治理念和目標之間關系時所面臨的沖突與分歧。

   關 鍵 詞:法庭記錄  犯罪記錄  信息隱私  附帶性后果  再社會化  court records  criminal records  informational privacy  collateral consequences  rehabilitation

  

   一、引言

  

   個人犯罪前科信息是否應當成為公共信息,是否任何對之有興趣者均可獲得,或者應該部分或全部保密,對于一個被定罪的犯罪行為人的未來而言意義重大。被告人完全可能認為,“被定罪的罪犯”這一無法拭去的污名比社區監督(community supervision)、罰金乃至監禁刑更為有害。假如一個被定罪者不得不公開地承受針對他的定罪,像貼著商標一樣,那么,他成功地重新融入社會的可能性將會降低。①盡管如此,不公開定罪信息也許會削弱刑罰的威懾力,并且將個人和社會組織置于被一個已證明具有犯罪傾向的人所侵害的風險中。②

   判斷誰可以獲取或使用個人犯罪前科信息時,需要保持言論自由、司法透明、刑罰威懾、個人和社會保護與個人的隱私、尊嚴和再社會化等價值觀之間的平衡。除此之外,當前的信息技術讓個人犯罪前科信息的傳播范圍變得難以控制。

   美國有關個人犯罪前科記錄的“公開”的法律和實踐與歐洲的法律和實踐形成鮮明的對比。盡管就此問題而論,歐洲國家之間存在細微的不同之處,但西班牙的法律和政策是歐洲國家傾向于將公開披露犯罪前科視為有損人格尊嚴的典型。③因此,僅聚焦于研究西班牙就可以在美國和歐洲的政策之間進行可掌控的而且深刻透徹的比較。④此對比也許會說服美國的讀者,美國的政策和實踐并不是無法規避的。同理,此對比也可能會讓歐洲的讀者相信,在安全需求不斷增加的現代形勢之下,⑤抵制來自各方的壓力進而更為廣泛地提供個人的犯罪前科信息是困難的。

   在美國,人們可以通過三種途徑獲取犯罪記錄信息。第一種,聯邦和州犯罪記錄信息庫向所有的聯邦、州以及地方執法機構與其他許多的獲得授權的公共和私人機構、組織和商業機構發布犯罪記錄信息。第二種,任何對某一特定個人在特定法院(或法庭)是否曾被判定有罪富于好奇心者均可前往該法院并且要求查看案件目錄表以及其感興趣的任何案件檔案。除少數幾類需要“密封”的案件外,找出特定的案件檔案并不困難,因為每一個法院的已決和未決案件的目錄表依據被告人的姓名都可以查詢到。每個人都可以查看并復制法庭記錄。另外,人們可以在線獲取越來越多的法庭記錄而且在偏遠地區也可以查詢到。⑥第三種,不想投入時間和精力去查詢法庭記錄的求知者可以從私人信息供應商們的興旺的市場上獲得其想要的信息。供應商們將收費為其在地方、全州、全國范圍內進行搜索。他們能夠在每一個法院內通過文檔查詢或者越來越多地運用電子查詢手段搜索法院文件找出所要的信息。在一些州,最高法院管理機構也向私人供應商出售犯罪記錄信息。

   美國關于獲取個人犯罪前科信息的法律和實踐主要是由憲法和痛恨秘密法庭與秘密審判的政治—法律文化所決定的。假如一個人獲得了犯罪判決信息,《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他將此信息以口頭或書面表達的形式以及(或者)以印刷的形式或者在因特網上傳遞給其他人的權利。政府不能阻止或者處罰人們披露與一個被指名的個人的犯罪記錄有關的真實信息,“一旦真實的信息被公開的法庭文件披露,以供公眾查閱,媒體也不得因為公布該消息而受處罰”⑦。

   美國關于自由獲取和傳播犯罪前科信息的政策體現并且強化了這樣的理念,即報應和威懾是適用刑法的基本原理。人們默認,潛在的犯罪人會被勸阻不去實施犯罪行為,因為他們害怕,一旦被抓到,他們將感到很丟臉、人見人躲并且在各種就業機會前被拒絕。⑧正如著名法學家亨利·哈特(1958)所言:“一個憲法制定者傾向于將普通人規避其社區道德譴責的意欲視為……一個不可或缺的影響人類行為的強力因素。”⑨

   美國有關審判公開和犯罪記錄公開的政策同樣反映出這樣一個理念:人們具有合法的權益被告知其所雇用的、承租其房屋的、一起從事商業合作的、正在交往的人的品質如何。許多聯邦和州法律禁止具有犯罪前科者從事特定的工作、職業和行業。雇主通常會審查并且拒絕有前科的求職者。此種犯罪預防措施需要公共和私人雇主、普通人在通常情況下可以方便地獲得與之交往的人的犯罪前科信息。大多數美國人認為這是顯而易見的:銀行應該能夠查明求職者是否之前被判有貪污罪或盜竊罪;學校官員不負責任,因而未能發現申請巴士司機職位的人以前是否被判處醉酒駕駛或者魯莽駕駛罪。同樣地,他們也會支持一位家長有權確定一個將被雇用的保姆是否曾經被判處性侵兒童罪或者其他任何可能與同意雇用此人相關的罪行。全國性的“梅根法案”便是一個選擇公開個人犯罪記錄的突出例子。他們要求政府官員在萬維網上發布已被定罪的性犯罪人的姓名、照片以及犯罪記錄。(11)

   相比之下,同其他歐洲國家一樣(英國除外),西班牙承認個人的隱私權、人格尊嚴權、名譽權等權利,這些權利能夠保護個人以免其犯罪前科信息被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披露。(12)《西班牙刑法典》(第136條第4款)規定: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只可以向法院、某些警察機構以及犯罪記錄者本人披露個人犯罪記錄。《西班牙憲法》規定公民享有公開審判權(第120條),但是為了保護個人的名譽和隱私,不允許公眾查詢包括刑事判決書在內的法院檔案。事實上,已公開的法院判決以隱去真實姓名和其他可識別信息的方式來保護被告人的隱私。盡管西班牙的法律將刑事被告人以前的定罪記錄視為影響量刑的因素,然而其并不認為羞辱是一種合法的對抗犯罪或者威懾策略;實際上,西班牙法學家們認為這是令人震驚的觀念。(13)西班牙的法律將再社會化作為刑事量刑的首要目標,堅定地致力于再社會化的目標強化了其不公開個人犯罪前科信息的選擇。

   本文將比較西班牙和美國在獲取個人犯罪前科信息方面迥然不同的政策。文章第二部分討論了在獲取法庭記錄或者傳播個人定罪或者量刑信息方面存在分歧的六個西班牙案例。在第三部分中,我們探查并且對照讓西班牙和美國的公眾獲取個人犯罪前科信息政策產生如此差異的關鍵法律原則,即有權使用法庭記錄、保護隱私和名譽、保護個人數據、言論自由和再社會化等原則。

  

   二、闡釋性的西班牙案例

  

   (一)有可能從法庭判決中獲取犯罪記錄信息嗎

   案例一:Tribunal Supremo(Sala de lo Contencioso-Administrativo,Sección 1a)STS,March 3,1995

   S.A.集團有限公司(Grupo Interpres,S.A.)向商業機構客戶提供財務信息。為了推動其業務,它以《憲法》第120條(“除訴訟法事先有規定外,訴訟程序將公開進行”)和《司法機構組織法》[Ley Orgánica del Poder Judicial(LOPJ)](14)第235和第266條(“任何有利害關系者均有權獲得法庭判決”)為依據,要求查看卡斯蒂利亞·萊昂(Castillay León)和加納里斯(Canarias)兩個自治區(15)法院的民事判決。下級法院否決了該申請,因此該公司提出上訴。最高法院裁定,公眾獲取有關法庭審判程序方面信息的權利依據訴訟程序的階段而有所不同。最高法院承認,《西班牙憲法》和《司法機構組織法》中規定的公開性原則,賦予公民參加法庭審判程序的推定權利。盡管如此,只有訴訟當事人有權收到法庭作出的判決書。緊接著最高法院解決了以下問題:法官是否可以或者應該向作為非訴訟當事人的法律實體或自然人提供判決書的復本。相關法規(《司法機構組織法》)規定,已簽署的判決書原本必須存檔于法官的辦公室中并且任何有利害關系者均能夠查看。在最高法院看來,雖然“有利害關系者”并非只是一個對此富于好奇心的人,而是一個能夠證明其和案件有實質和獨特的聯系的人,即判決書的對象。遺憾的是,最高法院并未解釋什么是“實質和獨特的聯系”。

   即使一個人通過此項檢驗,然而他還必須滿足另外兩個條件:(1)發布其想要獲知的信息不會影響訴訟當事人的基本隱私權;(2)被披露的信息只能用于司法目的(比如量刑)。最高法院發現S.A.集團有限公司取得上述信息是為了獲取商業利益,因此其駁回該公司的上訴。盡管這個裁定是關于使用民事判決信息的爭議,但所有的法院和法律注釋學者認為該裁定同樣也適用于刑事判決。

   在美國,公眾有權查看并且復制法庭記錄,包括案件目錄表、判決書、量刑、庭審記錄以及律師的案件摘要。(16)美國的法官、政治學家、法律學者都將司法透明視為民主政府的必要條件。(17)如果在美國的話,S.A.集團有限公司便能夠查看并且復制由宣判法院作出的任何判決。

   (二)政府非執法機構能夠從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獲取犯罪記錄信息嗎

   案例二:STC 22July 1999(No.144)

   西班牙最高法院維持H(被隱去姓名的被告)的刑事誹謗罪原判,判處其一個月零一天監禁以及暫停其競選公職的權利。遭受誹謗的受害人敦促選舉機構取消H參加競選選任職位的資格。選舉機構向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提出申請并且獲得H的犯罪記錄。經過審查他的犯罪記錄,該選舉機構取消了H競選選任職位的資格。H以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向該選舉機構披露其犯罪記錄信息侵犯了他的權利為理由,將該決定上訴至憲法法院。

   憲法法院認為,憲法上的隱私權保護個人免遭其個人信息從一個人或者機構流傳至另一個人或者機構。該法院指出犯罪前科信息是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必須予以保密的私人信息。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僅被授權向犯罪記錄信息的對象、法院或者某些警察機構提供個人的犯罪前科信息。在這個案件中,選舉機構未被授權要求獲得該信息,并且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也未被授權實現此要求。(18)因此,憲法法院作出決定,隱私權要求國家刑事犯罪記錄管理局不得公開犯罪判決,因為“憲法上的隱私權保證了隱姓埋名不被知道的權利,為了讓社區不知道我們是誰或者我們是干什么的”。

美國每一個州都有一個犯罪記錄信息庫。州級的犯罪記錄數據庫由聯邦調查局的州際身份識別索引和綜合自動指紋識別系統(19)連接和協調在一起。公眾無權使用這一執法信息系統,但是為數眾多的聯邦法律和州法律授權這些信息庫向大部分的政府機構以及種類繁多的私人雇主和民間社團提供犯罪前科信息。1972年通過的一項聯邦法令授權聯邦調查局可以向經州級法律授權的(以及經過美國司法部長許可的)任何可以提出此要求的人或者組織發布犯罪記錄信息。有一千多項州級法律授權五花八門的政府部門和私人機構、組織以及商業機構可以獲取這類信息。(20)因此,在美國,(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法庭記錄     犯罪記錄     信息隱私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ufnaisc.cn),欄目:天益學術 > 法學 > 刑法學
本文鏈接:http://www.ufnaisc.cn/data/118963.html
文章來源: 《河南警察學院學報》 2018年05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后三杀一码这么难 湖北快3站主群 好运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多乐彩 有在秒速赛车赢钱的吗 今天广西快三开奖走势图 上海明星麻将app 安徽快三现在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的开奖记录 母乳飞溅长峰河南在线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 4人扑克的玩法有哪些 河北十一选五高手计 竞彩足球比分固定奖金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 3d号杀号定胆六大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