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登苗:莫把降格當關懷——對劉道玉老校長《給清華大學的公開信》的一個呼應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293 次 更新時間:2019-11-13 22:15:18

進入專題: 清華大學   人才培養  

沈登苗  

  

   也許著名教育家、武漢大學原校長劉道玉前輩有先見之明,他在清華大學喜慶百年華誕還未進入高潮時(2011年3月19日),已察覺到這次校慶“沒有看到清華大學有任何一項反思活動”,更沒有像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今年慶賀建校150周年那樣“嚴肅的反思”,“整個校慶活動依然沒有擺脫傳統格式化的思維窠臼——大造輿論,邀請名人捧場,極盡評功擺好之能事。在這一方面,擁有豐富資源的清華又開各校之先,輿論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詳見《劉道玉:給清華大學的公開信》,學術批評網2011年4月28日)。

  

   一個月后,當清華大學足足迎來建校100周年時,各項活動的主題似乎不出劉道玉所料——謳歌之外,沒有“反思”。如新華社記者徐京躍等撰寫的洋洋八千字的宏文——《殷殷關懷潤清華 切切囑托催奮進——黨中央關心清華大學發展紀事》,除了今天“清華大學迎來了黃金發展時期”等“催奮進”的壯語外,幾乎看不到有多少反思的文字。而且,使人哭笑不得的是,某處描述竟把降格當關懷。

  

   文章說,建國初,“在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關懷下,清華大學由一所綜合性大學轉變為多科性工業大學……”。作者大概以為,“多科性工業大學”比“綜合性大學”重要;清華由“綜合性大學”“轉變為多科性工業大學”是“黨和國家領導人關懷”所致。只要有點學制常識的人都知道,多科性大學是介于單科性大學和綜合性大學之間的一種大學形態。顯然,“綜合性大學”“轉變為多科性工業大學”是大學建制的下降,即使在1952年的院系調整時,“綜合性大學”也仍是最重要、最高級別的大學,那么,我們怎能把這次降格辦學,也頌為“黨和國家領導人關懷”呢?

  

   “清華大學由一所綜合性大學轉變為多科性工業大學”,這僅是降格的形式,問題的實質是——院系調整給清華予重創。

  

   對1952年院系調整的功過評價,目前學術界尚有爭議。但清華是院系調整的最大犧牲者,這幾乎已形成共識,至少沒有專業人士會說清華是院系調整的得益者。

  

   對于清華院系調整的得失,應該說掌舵(也有功于)清華十四年的蔣南翔校長最有發言權。那么,蔣校長是怎樣評說的呢?

  

   院系調整“是清華的一次‘傷筋動骨的腹瀉’”。他甚至表示,‘我要是早到清華半年,絕對不會同意這個方案!’”(詳見錢煒:《百年清華殊途同歸》,《中國新聞周刊》2011年第14期)。這是我所見到的對1952年院系調整的最高級別領導人的反思,也是院系調整對清華得失最權威的結論。

  

   如果清華由“綜合性大學”“轉變為多科性工業大學”真的是“黨和國家領導人關懷”,那么,這種關懷蔣校長怎么會“絕對不會同意”呢?

  

   筆者曾就院系調整寫過這樣一篇論文:《打破民國高等教育體系的院系調整——以中國現代科學家于院系調整前后在高校的分布為解讀》(載《大學教育科學》2008年第5期),文章指出:院系調整時,在高校的中國現代科學家有四分之三被調離本校,名牌大學無一不傷筋動骨。此舉是為了打破民國遺留下來的高等教育體系,為新政權確立在高校的實際權威掃清道路。院系調整造成了我國高校長期積累形成的、看家的大學及其院系、學科、課題的大面積斷裂。這是當代中國為何沒有世界一流大學、為何難出大師的原因之一。

  

   其中,有一段話涉及清華:幾“剃光頭”的清華。清華大學科學家調出與調進的比例是52∶1!這也叫調整?這個曾經是科學家最密集、專業較全的大學,調整后除了電機系還有7個科學家,找不到第二個擁有2個及以上科學家的專業。即使唯一保留下來的實力強大的電機系,還有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在蘇聯顧問提出的方案中,清華電機系只保留電力組,是孟昭英、常迥倆教授的據理力爭,才得以保留電信組。否則,清華大學電機系有可能至少還要出讓孟昭英、常迥和吳佑壽這三位科學家。也就是說,根據原調整方案,清華大學的優勢學科幾乎要“剃光頭”了。

  

   由此可見,院系調整對清華而言是“拆”、是釜底抽薪式的架空。假設把今天近八成的清華骨干教師也調走,這對清華來講意味著什么?我們總不會也說“殷殷關懷潤清華”吧?

  

   我們可以對院系調整的“后遺癥”予回避,也可以對工作失誤不反思(這是大氣候所致),但既然說了,不能顛倒黑白,至少要自圓其說。明明結論是降格,為何前提還要寫“關懷”呢?這是什么邏輯?

  

   如果對“腹瀉”式的舉措也可說成“關懷”,哪還有什么不能“極盡評功擺好之能事”呢?六十年幾乎不出學術大師也自我感覺良好,哪還有什么不能牛呢?

  

   按:遺憾的是,有功于清華的孟昭英、常迥倆教授,以及反對院系調整的錢偉長,不久都打成右派。也許,正是一個個敢講真話的知識分子不受歡迎,才使“極盡評功擺好之能事”之輩長盛不衰,與時俱進!

  

   好在還有若干“另類”如劉道玉,使我們不至于絕望!

  

   【作者簡介】沈登苗,1957年生,浙江省慈溪市人,獨立學者,主要從事教育史和歷史人文地理研究,著有《文化的薪火》(論文集)一書,提出“一代難以成為學者”的原創理論。

  

   原文標題是《莫把失誤當關懷——對劉道玉老校長〈給清華大學的公開信〉的一個呼應》,載學術批評網2011年4月30日。

  

  

    進入專題: 清華大學   人才培養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ufnaisc.cn),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高等教育
本文鏈接:http://www.ufnaisc.cn/data/118989.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fnaisc.cn)。

6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后三杀一码这么难 ip代理 赚钱app 彩票开奖查询网站 买卖房子不赚钱 车友群发贴赚钱怎么做 31选7官方网站 新疆25选7走势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北京pk10开奖盛世直播 北单比分奖金如何计算 个人自己干维修卫浴赚钱吗 皇冠网即时指数 老式老虎机怎么赢 利用手机抢红包app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如果一个男人向赚钱看齐 腾讯游戏捕鱼达人3d